門諾醫院 ::: 首頁 / 捐款服務網  / English
 
 
   
   
 

 :::

院內相關連結 :::
::: 您目前位於:首頁 > 關於門諾 > 網路院史館 > 僕人日誌
* 僕人日誌 小級字體按鈕 中級字體按鈕 大級字體按鈕
*被醫治的人

被醫治的人

求你使我嘴唇張開,我的口便傳揚讚美你的話!(詩篇五十一‧十五)

經歷生命中的奇蹟 ◆口述 \ 張陳紹華女士
在去年七月,我們意外地在一項捐款中看到了這封信的內容:
  我是薄柔纜大夫來台不久(四十三年)醫治好的第一個乳癌患者,也是在下美崙醫療所例外接受的一個非原住民病人。一、當時我在玉山聖書院教書。二、右乳腫瘤已鴨蛋那麼大,且蔓延腋下。三、西部交通不便,身邊還有兩個二個三個月大的雙胞嬰兒;因此就在眾弟兄姊妹的代禱,薄大夫和我靠主憑著信心,動了手術。?美崙長老教會的高長老還在嗎?(編按:即本院高明仁院長)他在我的手術上負責夾血管。 主內姊妹 張陳紹華
 
我們決定到她。經過多次費心的聯絡,我們發現她現住台中,在一次前往台中出差的空檔時間裡,我們見面了。以下為她的回憶--
 民國四十三年我在懷孕到了三、四個月的時候,發現右乳房有一個小硬塊,好像花生米那個大小,就是感覺到右半邊肩膀很累,那後來它就慢慢長大。
 
 然後我到門諾醫院檢查,當時我記得是叫下美崙醫療所,薄醫師他就覺得我應該到台北。他的意思是說,台北設備好可以電療,這邊沒有電療,什麼都沒有,連動手術的燈也不夠亮。
 
 然後別家醫院我也去檢查過,二十幾個大夫來會診,他們那時都講日本話,後來告訴我說,等孩子斷奶、孩子大一點的時候開刀,可是沒想到我的瘤愈長愈大,在腋下,鴨蛋那樣大,睡覺的時候就像一個大石頭,好像臉盆那樣大的石頭壓著我一樣,我只能睡一邊。後來我的雙胞胎生下來,懷他們兩個,我又長癌症。那時候我孩子還在吃奶,兩個孩子看著才三個多月。
 
門諾醫院當時沒有其他醫生,只另外有一個本地醫師是看內科的,然後薄醫師是剛畢業的學生,因為我沒有辦法離開,帶著孩子嘛,而且我先生在西部,我住在東部。結果我又檢查,那個薄醫師就說,要我寫信給我先生,讓我先生趕快回來,說一個禮拜之內要跟他談話,要開刀,因為蔓延的太快了,要我趕快開刀。
 
結果我沒有寫信,我心想,因為牙科那個貝醫師,他跟我講,你開刀有百分之一希望,不開是百分之百沒希望。我一聽這個,因為百分之一太難抓了,我想我大概開了也就走了。按理說是不能活的,因為那個時候醫療設備那麼差,薄醫師又是所有醫師裡面最年輕、最資淺的。那就不如不開,我不開能拖多久,就照顧我孩子多久,是這個意思,所以我就不寫信。
 
可是有一天我先生突然回來了,他說在他們家鄉小孩子過一百天,所以他是在我要開刀的那一個禮拜內回來的,我就說那個薄醫師找你,你去跟他談吧。我先生回來就說,要我去找薄醫師開刀,我說我不要這樣,我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那時我剛信主沒多久,可是好多人都來為我禱告,所以他說你的神會醫治你,醫師就是這樣說。到最後他說,如果你去開刀活著回來,我們全家都受洗,都信主,那個帶孩子的佣人,他也是說,你去,你能夠活著回來,我也信耶穌。
 
就這樣子,後來我就去了,但是到明天開刀,當天晚上要去做很多準備,要禁食,那是最難受的,所以我去的時候,就給我吃安眠藥,讓我好睡。但是我睡不著,好像有一件事我沒有做,你知道要做什麼?我要寫遺囑,我就找他們護士小姐,給我找一張紙,那個時候就是用白報紙,給我一枝鉛筆,就趴在榻榻米枕頭上那樣寫,我那時候交代如果我活不過來,我就盼望我的同學,能夠嫁給我先生。你知道嗎,結果我寫的時候裏頭就有一個聲音說,你既然信我,你為何要寫這個?
 
那結果我還在寫,我說求主你赦免,我的信心不夠,然後我就向神說,你若是醫治我,讓我親自扶養我的孩子長大,你叫我到哪裏去我都願意,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就是傳道,我也願意了;如果說您接我去,真的我好累喔,我一天到晚的忙碌,為著孩子奶粉的問題,忙得一塌糊塗,所以我想到你那也好,我就不必這麼勞碌了,可是呢,你要給我安排我的孩子,那我就這樣子禱告了,然後裏頭就湧出一股喜樂,就是那種很舒服的,我就睡著了,一睡到天亮。
 
結果到一點鐘的時候就推到手術房,那個時候設備很簡單,我開刀的時候,薄醫師的太太是他的秘書,薄太太沒學過護理,也什麼都沒學,她就拿著一個二百燭光的大燈泡負責打燈。還有兩個護士是幫忙薄醫師的,要刀子剪子什麼的。外邊就是我們教會裏邊的信徒,他們守在門口為我禱告。
 
手術到十點鐘才結束,薄醫師沒有吃晚飯,一直站在那邊。那後來到夜裏一點鐘,我才甦醒,看到我先生站在那,可是一個人好幾個影子這樣,還有就是薄醫師,趴在我的手術台上,那我先生說讓他回去,他不肯。
 
我第二天醒過來,看人還是有好幾個頭,但是,你知道嗎?我活過來了,神醫治我了,從此以後我自己扶養我的孩子,就是那個很喜樂的心。後來就推到臨時病床,榻榻米床,硬得很,有一位柯師母,就是柯丁選醫師的太太,還來給我擦,給我洗,給我弄,教會的很多人就說要來看,要來送東西啊,護士小姐沒辦法擋,結果薄醫師他就坐在門口,他說:要拿什麼給張太太,給我,她四十八小時以內是危險期。
 
我開刀是從胸前這邊快到肚臍這邊,就是鎖骨、腋下這邊,然後就把皮裏邊的肉刮刮刮,一直到後背都把肉刮掉,刮掉再拉皮,拉皮的時候上面一大塊仍然沒有辦法拉上,結果就從肚皮上植皮。我以為是一大塊那樣植皮,不是,是像種韓國草,一小塊一小塊,然後讓他們自己慢慢長。補完了以後,沒有一個月,我就可以回家休養了,但是都不能勞累,後來就是回來門諾醫院做植皮,那以後就慢慢長長長。
 
我今天特別找出這張照片,這個時候右邊沒有辦法,只能這樣托孩子不能用力,因為衣服裏頭還有紗布,妳看,那小孩子多小?
 
從那個時候起就是奉獻,神讓我到哪裏,我就到哪裏。
 
更新日期:2010/01/26
回上一頁回到頁首
 
   
   
  訂 / 退閱電子報
   
門諾logo **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 Mennonite Christian Hospital
地址:970 花蓮市民權路44號 電話:03-8241234
**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門諾醫院壽豐分院
地址:974花蓮縣壽豐鄉共和村魚池52號 電話:03-8664600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06007006 戶名: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
本網站內容為財團法人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院暨相關事業機構所有,未經受權,禁止轉載
 Copyright © 2010 Mennonite Christian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