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諾醫院 ::: 首頁 / 捐款服務網  / English
 
 
   
   
 

 :::

院內相關連結 :::
::: 您目前位於:首頁 > 關於門諾 > 網路院史館 > 僕人日誌
* 僕人日誌 小級字體按鈕 中級字體按鈕 大級字體按鈕
*服事的人

忠心的管家 記三位宣教士的訪談錄

 二十多年來,施甘霖先生(Mr. Kenneth W. Steider)在本院擔任院長助理一職,他給人的感覺始終是溫文儒雅、謙遜內斂的詩人氣質。我們很高興在他退休後再回來台灣的時候,安排了這次聚談。曾經在一次禱告會中他說:「我不想離開花蓮,退休這個字眼是如此的最後之意,更甚的是,我覺得我是在離棄我所愛的人,也是在離開宣教社區。」而盧科思夫婦
(Dr. Christopher Augustus Leuz, Dr. and Lois),是本院最後的一對宣教士,也應邀出席這次的聚會。施先生曾在退休打理行囊的時後說:「如果不是盧科思醫師幫我打包,我想我永遠也不能成行。」


請問施先生,是什麼因素讓你決定來台灣?
  我一直想做義工服務的工作,因為當時我的教會很重視服事,後來在一九六六年,我有自願來台灣服務三年的機會,我並非刻意的選擇台灣,我是透過教會中一對來過台灣的夫婦介紹,而到台灣的。

在來台灣之前,你可曾讀過有關台灣的資料?
 當我第一次聽到台灣時的反應是「台灣在哪裡?」在那之前我聽說過Formosa,但我並不知道是台灣。後來我看了一些書及地圖後,我才知道台灣等於Formosa,所以美麗就是我對台灣的想像與期待。不過事實上,當我在炎熱的七月天抵達台北時,一切並不美麗。那時走下飛機步入松山機場,就如同走入烤箱一般,炎熱的天氣與潮濕的空氣,讓我有想飛回去的念頭。然而當我向南往台中行時,周圍的景象漸漸變的美麗及有趣了,水牛在耕田,二、三十部三輪腳踏車排列在車站前等候客人,只不過三輪腳踏車不久後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計程車。

當時怎麼會來到門諾醫院呢?
  我本來是為CCF(Christian Children Foundation)來台工作,後來CCF不再需要從國外找人,所以我便回到美國。當我正為找工作的事禱告時,有一天,我接到了薄柔纜醫師的電話,他說:﹁你離開了CCF,來花蓮門諾醫院工作好嗎?﹂我很高興我有機會再回台灣工作,我真的想要再回台灣,對我而言,那通電話帶來了好消息。
 
在那時你就很喜愛台灣了嗎?
  在來台的第一年後,我愈來愈喜歡台灣,我喜愛台灣不是因為台灣的地震、颱風、炎熱的夏天、冷風,而是台灣的人民,他們對我非常的和善,現在仍是。
  我來花蓮之初是以三年一期工作的型式,後來一期接著一期,直到第十年我才成為永久的員工。我喜歡台灣,是因為這是一個我可以服務的地方。

在醫院裡頭讓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麼?

  當時我第一次參觀醫院,看到的是擁擠的等候室,還有纏小腳的年長婦女。記得有一晚,護士打電話來求助,要趕走一種像狐狸的動物。那是因為一位病人的家屬,要帶牠來送給富醫師的;那狐狸被綁在病床下,我們就幫忙把牠帶離病房,並交給別人照顧。還有一次,有一位小孩(富醫師的病人)溺水而死,富醫師來到我的辦公室哭泣,因為他為小孩的家屬感到悲傷。

你常常被當成是醫師嗎?

  在醫院工作,總會遇到有人問我有關吃藥及治療的問題,後來只好告知類似多喝水、穿多點衣服保暖、看醫師等建議,試著不要給造成傷害的建議,而我努力去成為被別人需要的人。
  有一日我在醫院附近散步,有一位計程車司機問我:「你能替我拔牙嗎?你是醫師嗎?替我拔下它吧!」

印象中有碰到過哪些有趣的事情?
  有一次,前護理主任馬素珊小姐看到病人沒有蓋棉被,露出寒冷的表情。馬護士在情急之下,對旁邊的護士脫口而出:Miss陳,請妳趕快替他蓋﹁麵包﹂!還有一次,有位病人在醫院過世,屍體放在太平間,家人趕來醫院,問到屍體現置何處?美籍的施桂蘭護士以安慰的口吻對他們說:我們已經把屍體放在「太平洋」了。
  記得我初到醫院到那年,有人跑來問我生日是何時?我只說了在五月,而那年的五月份我每天都收到一小片生日卡,從一號到三十一號,因為他們將生日卡分成三十一小片,就像拼圖一樣,一天送我一小塊。

在門諾醫院二十多年的工作中,你如何來面對遇到的困難或挫折?
 就殺蚊子吧!其實人們總是容易記住好的回憶,忘掉不好的回憶,而我的時間總是剛好足夠來完成工作。

是否可以談談對門諾醫院五十週年的感言?
  五十年是個很長的時間,是我在醫院服務年數的二倍半。我希望醫院一直能夠以主的名來服務最弱小的人,提供全人的照顧。這樣的宗旨要繼續被維持,否則就會沒有目標了。

 盧太太:我和盧醫師是在中學時代認識的,那時盧醫師主持一查經班,而我是其中的一員。在一次教會的聯合聚會中,講道者問了一個問題說,如果將來有機會,神希望你成為海外宣教士你願意嗎?當時我們兩人都舉手表示願意,雖然當時彼此並不熟識,更不知七年後我們會結婚。

  盧醫師曾經告訴一位朋友,希望自己能成為宣教醫師,而那位朋友鼓勵他繼續努力,所以後來盧醫師申請了兩所醫學院都被接受了,結果他選擇了門諾會的醫學院。

  盧醫師:我們第一次拜訪門諾醫院是在一九六五年,是我們為MCC(門諾會中央委員會)到越南工作時,中途的停留站。那時我們借住在民權路四號的舊宿舍。當時美崙區並沒有橋與花蓮市相通,宿舍就在民權路底,再過去便是河了。那次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插滿玻璃片的圍牆。

 我們在非洲服務的時候,曾看到了一本給門諾會醫師的小冊子,上面有薄醫師緊急尋找醫師到門諾醫院服務的消息。我們看到這消息之後,就寫一封信給薄醫師,說我們願意前往。後來我們得知,就在收到信的前一兩天,醫院已經找到醫師了。之後,我們仍對前往台灣感到有興趣,就在非洲找到了一本介紹台灣的書。曾經我們寫過一封信給在台北的一位羅醫師,問問是否台灣有需要我們。羅醫師就打電報來,電報中提及要我們打電話給他,當時真覺得好笑,因為為了要打電話或電報到台灣,我們在非洲服務的地方,開了三個多小時的車才到首府,可是卻沒人知道台灣在哪裡?最後我們還是用寫信的。

  就在一九七八年我們有機會來到台灣工作了。剛到的三個月,我們先學中文,後來我與長庚簽了三年的約,在約滿前的夏天(一九八一年),薄醫師打電話問我願不願意來門諾醫院工作?所以在一九八二至一九八五年我在門諾醫院。一九八五至一九九二年,因為女兒上大學的緣故,我們回到美國,一九九二年回台灣在台北學中文,一九九三年再回到門諾醫院直到現在。曾經有三個月的時間,我代理醫院的事務,令人驚奇的是醫院竟然沒有因此倒閉!

  盧太太:對我們而言,成為一個宣教士最困難的是,因為有小孩,我們希望能陪伴他們;但是一般而言,宣教士得讓小孩離開他們身旁。我們有為此向上帝祈求,而事實證明上帝是信實的,且恩典是夠用又豐富的。

  記得在一九七八年夏天,我們跟巡迴醫療車出去,結果在山上車子的油箱破了,大家苦思無法解決時,盧醫師問大家:「有人帶口香糖嗎?若有的話就嚼!」於是他就用口香糖補了油箱的破口。另外還有一次是車子輪胎破了,盧醫師熟練的將它補好,許多人都覺得很驚訝,醫師也會補胎?!

主持人:謝謝三位願意與我們分享屬於你們的故事。

施先生:謝謝你們大家願意來繼續這些故事,需要做的事是相同,你們也都是宣教士。

主持人:讓我們繼續這些故事,讓這本特刊再有另外的二十五年、五十年。

更新日期:2009/12/25
回上一頁回到頁首
 
   
   
  訂 / 退閱電子報
   
門諾logo **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 Mennonite Christian Hospital
地址:970 花蓮市民權路44號 電話:03-8241234
**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門諾醫院壽豐分院
地址:974花蓮縣壽豐鄉共和村魚池52號 電話:03-8664600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06007006 戶名: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
本網站內容為財團法人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院暨相關事業機構所有,未經受權,禁止轉載
 Copyright © 2010 Mennonite Christian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