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諾醫院 ::: 首頁 / 捐款服務網  / English
 
 
   
   
 

 :::

院內相關連結 :::
::: 您目前位於:首頁 > 關於門諾 > 網路院史館 > 門諾人
* 門諾人 小級字體按鈕 中級字體按鈕 大級字體按鈕
*最後的戳記 給敬愛的富瑞生醫師

富瑞生醫師(Dr. Alvin T. Friesen)加拿大人,畢業於MANITOBA大學醫學院,一九五八年加入門諾巡迴醫療隊,上山下海為原住民默默付出,並娶得門諾護校第一屆畢業生(阿美族新娘)王金蘭為妻。富醫師是一位愛主愛人的醫師,在台灣行醫十八年,經常捐血給病患及幫忙病患付醫藥費,曾當選全國好人好事代表,一九七六年,因雙親年邁返回加拿大。富醫師是典型的門諾人,只求付出,不求掌聲。

  許久以來,一直記掛著要寫封信給您。或許因為太慎重,也或許是每回提筆之前,我總是難以克制的淚流滿面,反而遲遲不敢著筆了。
  依稀記得您一家五口是在我十八歲那年揮別山城飛返加拿大的。那個春夏交替的時節,羊蹄甲在一樹嫩嫩的翠綠中,開滿了翩翩如彩蝶般的粉紅花朵,象牙色的山茶也靜靜佇立教堂後院的一角向著眾生微笑。我悄悄摘下粉色、白色花瓣,小心的夾入聖經的扉頁,盤算著聖誕節前可以把這些花瓣寄到冰天雪地的北國,提醒您們南國的春花開了,歸來吧!
  惜別的愛筵上,您以流利的京片子向眾人道別,您說了些什麼,我早已遺忘,記得的只是富媽媽春花般姣美的容顏和您那三個子女的可愛模樣,以及您數度哽咽、淚水在眼眶打轉的不捨之情。
  在那個生澀的年歲裡,您們的離去使我早早知曉了生離的愀然,也深刻體察了許多曾受惠於您的男女老少,自覺將要無恃無告的失落與悲悽。特別是那個總是赤著雙足,奔波著四處為人洗衣、打零工,拼盡力氣維持一家生計的駝背婦人,更是涕泗縱橫的與您一家淚眼相對。
  惜別的月台上,那佝僂的婦人和難得酒醒的丈夫在送別的人群中,卑微而不安的遠遠站立。您越過人群與她執手告別的時候,她竟然啼哭起來。我知道她為何哭泣,因為她想起無數個白日和深夜,酩酊的丈夫對她拳打腳踢之際,攜兒帶女逃躲無門,只有一再求告於您的景況,她想起您長久默默賙濟的情誼。是的,您不僅是位術德兼備的醫者,更是窮乏者的良友,是從不把愛心掛在嘴上的實踐者。早期醫療人員缺乏的年代裡,您為了照護病患總是深夜返家,隔日清晨又趕赴醫院。某日清晨,您極難得的與乍醒的孩子晤了面,不料您的稚子竟惶惑的詢問母親:「媽味,這個叔叔是誰?」

一襲白色的醫衫、一件補釘長褲、一隻代步的老舊鐵馬,就是您素來安身立命的家當。
 記憶中,您在二十啷噹正要揚帆待發的年紀就放棄行醫賺錢的機會,捨下年邁雙親,隻身漂洋過海來到戰後的台灣,選擇在最貧乏的後山默默耕耘。修長清瘦的您總是穿梭在病患間,您總是迫不及待的把從美國差會支領的微薄薪水分送給等待援助的貧病者,在人群中您雖是一言不發卻對周遭的需要觀察入微。無數個為病人動手術的空檔,您對身旁的護士說:「我出去一會兒就進來」,原來您還惦記著某個失血病患,趁著空檔捲袖為患者輸血。您把一切都捨給了貧者︱︱賴以安身的房舍、維繫生計的金錢和身體裡的血液,無不一再付出而從不喧揚,不求報償。心甘情願的以一襲白色醫衫、一件補釘長褲、一隻代步的老舊鐵馬做為素來安身立命的家當。
  那年炎夏剛走,秋才乍臨的時候,您打破一貫的沈默,大聲向周遭宣佈了結婚的喜訊,有著花樣容顏的阿美族少女王金蘭正是您未來的新娘。白衣護士王金蘭從來不打算和洋人交往,儘管您的形象完美,仍是費盡苦心才贏得芳心。加上金蘭的雙親素來保守,對於愛女與洋人交往甚為不滿,您在友人的陪伴下六次親訪二老才得迎娶佳人。在古早的年代,這樣驚天動地的愛情著實使素來無事的山城,躍動起來。
  日子在平凡的幸福中若有所失,直到與您久別重逢,失去的歲月才接續起來。

我發現您和上帝猶如多年的老友,終於,我了然了您充滿悲憫的胸懷原來源自上帝。
 暌違十五載,外子與我趁著負笈美國的聖誕假期飛抵了您飄雪的故鄉。我們啜著熱茶細數往事的時候,您仍然一言不發的保持一貫的沈默。除了多添了白髮和皺紋,您們都沒啥改變。當您專注聆聽富媽媽陳述過往的時候,我從您的眼底看見了您對台灣的思念。我知道當年若不是為了照顧年邁病重的雙親,您是斷不會捨得離去的。那是一九八五年的深冬,我們在您長子、次子的陪伴下初次嚐到滑雪的樂趣,也在富媽媽的精心安排下度過一次別具風味的中國年。臨別的時候,您還特意為我們代禱祝福,我發現您和上帝猶如多年無話不談的老友,終於,我了然您充滿悲憫的胸懷原來源 自上帝。

面對長臥病榻的老伴及對愛子的椎心思念,她的舉手投足都在在詮釋著人生何等地美,何等地有希望……。
 一九八七年百合正在含苞的季節,我們得知您最鍾愛的么兒彼得車禍身亡的噩耗,得知您自悲慟中復原,猶能為彼得的離席獻上感謝,得知彼得生前愛主愛人的點點滴滴;未久,更得知您中風臥病在床的訊息。您的病情每況愈下,雙眼失明不省人事,甚至無法認得相守一輩子的富媽媽。迢迢千里,我們好遺憾未能陪伴連遭打擊的富媽媽,未能在您病榻為您祈禱吟詩。去年夏日富媽媽返台探視年邁雙親,我倆特意促膝長談。意外的,我發現她出奇的平安,仍然打心底感到幸福,仍然對上帝深深感謝。面對長臥病榻的老伴及對愛子的椎心思念,她的舉手投足都在在詮釋著人生何等地美,何等地有希望。
  此刻,白雲劃過澄藍的長空,陽光和好風溫柔千種,我感到幸福無比,因為我的童年、少年盡是無數至真、至善、至美的人物如您、如薄醫師等串接而成,因為打開記憶的彩盒,我有無數真實溫馨的故事可堪把玩。謝謝您曾在不經意中引導了我!有人說:「上帝的僕人每經一程都將被蓋上天國榮耀的戳記,也許您將不再醒來,也許這已是您的最後一程,若真如是又有何妨!您的一生已蓋滿了蒙上帝佳許的榮耀戳記,直至最後戳記蓋上的時候,您就可奔赴天家與愛子重逢,重逢在沒有眼淚、沒有分離的天國。
  「我的主!」我抬頭望著藍寶石般的晴空,心裡默禱:但願我走完一生路程,當您為我蓋上最後的戳記,我也能如您忠心的僕人無憾的見證:「所信的道我已守住,美好的仗我已打過,當跑的路我已跑盡……」。

回上一頁回到頁首
 
   
   
  訂 / 退閱電子報
   
門諾logo **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 Mennonite Christian Hospital
地址:970 花蓮市民權路44號 電話:03-8241234
**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門諾醫院壽豐分院
地址:974花蓮縣壽豐鄉共和村魚池52號 電話:03-8664600
捐款郵政劃撥帳號:06007006 戶名: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療財團法人
本網站內容為財團法人臺灣基督教門諾會醫院暨相關事業機構所有,未經受權,禁止轉載
 Copyright © 2010 Mennonite Christian Hospital. All Rights Reserved.